無極榮耀官網,第一手的娛樂信息

當前位置 : 無極榮耀時政 > 產業融合 > 正文

中國探索運用“互聯網+”解決垃圾分類難題

來源:經濟參考報作者:2019-06-11 12:29:07
導讀:一直處于無序狀態的城市廢品回收,在互聯網技術的加持下正變得更加高效、規范和透明:在前端,通過APP積分兌換等有效手段激勵居民主動參與垃圾分類;在中端,廢品品類、數量、地點分布被實時監控;在后端,垃圾流向及資源化利用等信息一目了然。

中國探索運用“互聯網+”解決垃圾分類難題
圖為廣州市一小區居民在智能垃圾回收設備“吶吉島”前,將積攢的可回收物分門別類投入箱子內。(記者 周穎/攝)

中國探索運用“互聯網+”解決垃圾分類難題
圖為居民向記者展示投放垃圾后收到的積分短信。(記者 趙倩/攝)

編者按

一直處于無序狀態的城市廢品回收,在互聯網技術的加持下正變得更加高效、規范和透明:在前端,通過APP積分兌換等有效手段激勵居民主動參與垃圾分類;在中端,廢品品類、數量、地點分布被實時監控;在后端,垃圾流向及資源化利用等信息一目了然。

運用“互聯網+”推動垃圾分類回收的治理體系,目前正在我國各大城市迅速展開。互聯網最大的優勢在于,它能有效地解決信息不對稱的問題,實現線上信息流和線下物流的統一。更重要的是,互聯網還改變了整個廢品回收產業的生態,未來廢品回收不再是簡單的交易,而是升級成為一種社會服務。

銀川:垃圾“去哪兒”信息可追溯

近幾年,隨著互聯網開始進入資源垃圾回收行業,散落在居民手中的更多資源垃圾得以更加高效、智能地回收。作為全國首批城市生活垃圾分類示范城市,寧夏銀川市從2016年開始在全市探索預約上門回收、垃圾兌換積分等“互聯網+垃圾回收”新模式,在方便和激勵了居民參與資源垃圾回收的同時,也推動了傳統廢品回收市場的轉型升級和垃圾分類工作的實施。

賣廢品像網約車一樣方便

掏出手機,打開微信小程序,一鍵下單,半小時內就有回收師傅上門回收廢舊物品。“互聯網時代,賣廢品像網約車一樣方便!”在寧夏回族自治區黨校工作的趙清濤感嘆道。

對于趙清濤這樣的上班族來說,處理平時辦公室里積攢的舊報紙、廢紙盒、過期雜志等廢品,是件令人頭疼的事情。“一周就能攢一大袋,重的時候有10公斤,以前都是自己搬下樓,扔到幾百米外的垃圾站。”他說。

自2016年開始,銀川市在全市推廣一款名為“物盡其用”的垃圾回收小程序,處理廢品對趙清濤來說省時省力多了。他只需要在手機里輸入地址和預約時間,就有回收人員上門服務,給廢品稱重后,手機掃一掃,收入直接打入他的微信零錢包。

“互聯網最大的優勢在于,它能有效解決信息不對稱的問題,實現線上信息流和線下物流的統一,提高回收效率。”負責小程序運營的杭州物盡其用信息科技公司經理黃毅說。

當然,“一鍵下單”模式并非適用于所有群體,比如老年人的接受程度就普遍差一些。對此,銀川市還在小區推廣了“定點投放兌換積分”模式,給居民創建二維碼專用賬戶,居民在指定收集點投放資源垃圾,就可以獲得相應的積分,并用來在小區超市兌換物品。

記者在銀川市未來城小區看到,小區超市里整整齊齊擺著七八個資源垃圾回收桶,貨架上的商品清楚地標注著相應的積分價格。居民韓學義投了2.65公斤的廢紙板,手機立馬收到了212積分的短信通知,他用攢的積分順便兌換了卷紙回去。“超市離家很近,扔垃圾還能換東西,方便又實惠。”他說。

互聯網技術帶動下的積分兌換模式,有效推動了垃圾回收的資源化和減量化進程。未來城小區物業辦公室負責人吳麗芳告訴記者,積分兌換能讓居民感受到資源垃圾有價值,激勵他們分類回收的積極性,小區3000多住戶中已有1600戶注冊了二維碼賬戶。“資源垃圾桶兩天就滿了,負責的公司會派人專門來收,少了亂翻垃圾桶的保潔人員,小區環境也干凈多了。”她說。

市場更高效更規范更透明

目前,銀川市生活垃圾資源利用率已經達到了25%,互聯網正在讓銀川市的資源垃圾回收市場變得更高效、規范和透明。

首先,通過訂單就近收取垃圾,不僅“速度”快“量”也大。據了解,物盡其用公司在銀川“收編”了200多名當地廢品回收人員,根據其活動范圍劃分街道片區,指派其在定點小區定期上門回收,如有“一鍵下單”系統也會將訂單派給距離用戶最近的回收人員。

“現在不用自己瞎轉悠了,平臺增加了我的業務量,每個月能比過去多回收100多公斤的廢品。”已在銀川從事三年多廢品回收的業務員仉明說。

其次,垃圾最后“去哪了”的信息可以追溯。記者在“物盡其用”系統后臺看到,廢品回收的品類、數量、地點分布及流向和資源化利用等信息一目了然,既方便了監管,也為城市生活垃圾減量率和資源利用率考核提供了翔實的數據。

更重要的是,相關人員擁有資質,使得行業更規范。銀川市市政管理局生活垃圾分類辦公室工作人員馬建華告訴記者,過去銀川市廢品回收市場處于無序發展的狀態,價格不透明、回收站臟亂、拾荒人員上門不安全等問題,給城市管理帶來很多麻煩。現在平臺通過對回收人員進行資質審核和星級評價,統一配發工作服裝和回收車輛,統一廢品交易定價、整合回收站等方式,促進了整個廢品回收市場向規范化、組織化、規模化發展。

“更深遠的意義在于,互聯網改變了整個廢品回收產業的生態,未來回收廢品不再是簡單的交易,而是升級為一種社會服務,回收人員的角色也將從街頭巷尾的‘破爛王’變為社區服務者。”黃毅說。

資源垃圾回收不能“單打獨斗”

當然,對于“互聯網+垃圾回收”這種新模式來說,在推廣過程中也面臨著居民積極性不足、管理難度大、企業運營成本高等問題。

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由于資源垃圾本身價值較低,無論是賣錢還是兌換積分,都屬于弱激勵。而且,一些老舊小區沒有條件配套設置積分兌換超市,居民只能參與定期在小區舉行的積分換物活動,可兌換的商品種類也不夠豐富,影響居民參與積分的可持續性。

馬建華認為,一方面居民習慣的培養需要一個過程,還需要持續加強宣傳和普及力度。另一方面,銀川市市政管理局還將探索開通線上積分兌換商城,改造街區普通超市增加積分兌換點等,進一步為居民提供便利。

“多頭管理”也在一定程度上影響著“互聯網+垃圾回收”。由于資源垃圾回收行業涉及環保、娛樂、工信等多個分管部門,各部門出臺的管理標準不同,企業在推廣回收新模式時也會遇到一些困難。比如回收車輛在進入一些小區時會被阻攔,投放的垃圾回收箱遭到破壞,一些已簽訂合同的小區物業將收集的資源垃圾私自售賣等。

此外,再生資源回收行業還普遍面臨著稅務問題。“資源垃圾回收本就是微利行業,加上多數垃圾都是從個人手中購買,缺乏增值稅發票,進而無法抵扣進項稅,導致企業稅負增加。”黃毅說。

業內人士建議,資源垃圾回收不能靠企業或某一部門“單打獨斗”,應由政府從高層統籌推進,協調好各方利益關系。同時,需進一步完善回收體系建設,優化稅收政策,進一步降低資源垃圾回收利用的物流和人力成本,引導社會資本積極參與。

廣州:垃圾分類有新玩法

業鏈條,都一定程度地促進了社區垃圾減量化和資源化利用。許浩說,92回收完成海珠區素社街4個“兩網銜接”板房和白云區1個“兩網銜接”板房升級改造,自2017年底運營至今,累計回收各類可回收物約549噸。據詹文哲介紹,廣船環保最先是在廣東輕工職業技術學院推行“互聯網+”垃圾分類,據測算,學生月均生活垃圾減量約97噸。

全產業鏈運營方式亟待形成

記者在實地走訪過程中同時發現,目前尚屬于探索階段的“互聯網+”垃圾分類、回收模式也面臨實際挑戰。

其一,提高居民垃圾分類意識依然是一個任重道遠的課題。盡管探索新的“互聯網+”模式,提升了部分居民垃圾分類意識,但居民長期參與的積極性仍有待進一步挖掘。

有居民說,當前紙張回收價格約五六毛錢一公斤,普通塑料瓶幾分錢一個,為了賣廢品專門在家中開辟空間存儲廢品,經濟動力實在微弱。相比之下,環衛工人定期到樓道、小區清理垃圾,還不如將廢品直接給到他們。

其二,部分企業長效化運營機制仍然處在探索之中。某“互聯網+”垃圾分類明星企業董事長涉嫌非法集資被立案調查后,其在部分城市運營的再生資源回收機處于暫停服務狀態,被居民質疑為回收垃圾的反而成了垃圾。

此外,目前各智能回收平臺運行水平也存在參差不齊的情況,且當前,廣州智能回收設備多是在樣板小區推行,樣板小區之外,如何找到一條市場化、可持續化的運營模式、路徑,仍有待探索。

從過往來看,城市垃圾分類不理想的根源在于碎片化、分類不管去向、回收無法處理、后端“散亂污”。推行智能垃圾回收設備,運用“互聯網+”的方法,一定程度上有助于解決前端分類難題。但即使只是解決前端分類難題,依然需要綜合施策,構建一個一站式、立體化、全場景垃圾分類綜合服務模式。

許浩等業內人士認為,對于企業來說,垃圾分類依然具有很大的市場前景。尤其在“互聯網+”時代,垃圾分類也可以有很多“新玩法”。比如,現有智能回收設備廠家運營能力相對較弱,但是可以通過與新零售相結合等方式,增加用戶黏性、提高使用頻次。此外,在應用場景上也可以做延伸,構建不僅適用于社區,同樣也適用于機關、寫字樓等的應用模式。

“政府將垃圾分類工作納入城市環境綜合服務體系,形成分類投放、分類收運、分類處理的全產業鏈項目包,并通過市場化、全產業鏈運營的方式,最終解決垃圾分類問題,這是我們期許的未來方向。”許浩說。

近年來,廣州市政府正大力推進環衛運收系統與資源回收系統“兩網融合”。像吶吉島這類“互聯網+”垃圾回收模式正在興起,92回收、小黃狗、廣船環保智能收集等一批“互聯網+”垃圾回收公司、設備也進入居民的日常生活。同時,提升居民垃圾分類意識、推動企業市場化及可持續化運營等,仍有待探索。

一臺智能回收機月收3噸多可用垃圾

在廣州市花都區花城街蘭花社區里,50歲的社區居民林艷霞家中有個雜物存放點,專門存放快遞包裝盒、礦泉水瓶、泡沫等雜物。當雜物堆積到一定數量時,林艷霞便把它們拿到家樓下的吶吉島垃圾分類智能回收站點。

智能回收站點設有衣物、泡沫、塑料袋、鐵制品、紙皮、玻璃等十幾種可回收箱。站點在每周二至周六早上7:30至10:30開放,并配備一名專門人員輔助居民進行分類。

這一天,林艷霞拿著裝滿可回收物品的蛇皮袋來到智能回收點,掃一掃二維碼,然后將積攢的紙皮、玻璃瓶、泡沫分門別類扔到回收箱自動稱重。這時,APP賬號自動完成積分計數。憑借積分,林艷霞可以在網上商城兌換牙膏、洗衣液等生活用品,還可以將積分直接兌換成現金。

“投放過程方便、快捷,現在就連家里的小孩也養成了分類廢品再利用的習慣。”林艷霞說。

據吶吉島智能垃圾分類回收站點現場工作人員介紹,這個小區總共500多戶家庭,目前就有300多戶注冊了智能回收APP,居民參與的積極性很高。而一臺智能回收機器,一個月就能回收超過3噸可利用垃圾。

環衛運收與資源回收系統不斷融合

垃圾分類是垃圾減量化和資源化利用的源頭。記者采訪綠創(92回收)、廣船環保等企業發現,目前它們有一個類似的發展路徑:以政府確立的垃圾分類樣板小區為切入點,將智能回收設備或回收體系快速鋪設至樣板小區,用“互聯網+”的方式,引導居民將有價值的可回收物進行分類回收,從而促進社區垃圾減量化和資源化利用。

居民在社區所見到的垃圾智能回收站點,只是垃圾分類體系前端的一個設備。不同企業圍繞垃圾分類、回收,又有不同的服務模式和路徑。據廣船環保科技有限公司副總經理詹文哲介紹,企業還會切入垃圾分類宣傳和督導。比如參與社區宣傳場景建設,在電梯宣傳框、社區廣播等載體,發布生活垃圾分類廣告,入戶宣傳督導、開展垃圾分類宣傳活動等。

據廣州市供銷社下屬企業廣州綠創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許浩介紹,92回收的一大特點是,除了運用“互聯網+”垃圾分類,收集居民端的可利用回收物,供銷社還建立街道回收板房,街道環衛工人收集的再生資源也可以定點交給供銷社回收網絡,實現“資源應收盡用”。

盡管服務模式有所區別,但通過延伸垃圾分類、回收產

湖南:企業聯手高校助推垃圾智能分類

湖南省長沙市積極利用互聯網技術,推動可回收垃圾的智能分類處理。除了企業大力布局參與,科研機構也積極投入研發力量,在光電傳感、圖形識別、重量傳感等技術的支撐下,拓展“互聯網+垃圾回收”商業運作空間,為智能垃圾分類創造積極條件。

智能垃圾分類改變居民生活習慣

83歲老黨員朱懷明家的陽臺上,除了衣物被懸掛晾曬外,去年起,他家的部分干垃圾也被分門別類地掛起來。每隔十天半個月,他和老伴會一起將這些分好類的垃圾帶下樓,去“喂小黃狗”,并賺取相應的環保金。

老朱家住在湖南省長沙市岳麓區湘橋佳苑,小區里的2臺“小黃狗”智能垃圾分類回收機每天都有住戶“光顧”。記者看到,“小黃狗”由6個大回收箱體和一塊觸摸無極榮耀屏幕組成,包括金屬回收、廢棄塑料回收、紡織品回收、易拉罐和塑料瓶回收、紙類回收、玻璃和有害垃圾回收。按照類別提示,將廢棄可利用的垃圾分別投入不同的箱子,回收設備就會對投入垃圾進行智能識別和稱重,并根據不同垃圾種類的價格計算返現金額。

記者輸入手機號碼后,在屏幕上選擇“紙類回收”,對應的箱門便自動打開。將一疊廢舊報紙投進回收設備后,屏幕顯示記者獲得了0.54元環保金。

中午時分,幾位身著工作服的垃圾清運人員趕到,他們嫻熟地將回收箱內的廢品打包,并更換上新的收納袋。他們介紹說,居民也可以用手機APP查詢附近回收機的位置和狀態,選擇定點投放。

據小黃狗環保科技有限公司長沙分公司負責人介紹,目前長沙已投放“小黃狗”智能垃圾分類回收機467臺,覆蓋了52個社區,以及機關單位和學校,平均一天可收集約10噸垃圾,而一臺機器能讓小區一個月垃圾減量5%至10%。

據介紹,被回收的垃圾進行二次分解后,資源循環再利用獲得“新生”。紙質廢品被送進造紙廠,紡織品被加工制成布袋、地毯、拖把等。

“垃圾分類是每家每戶的‘分內事’,家家戶戶齊心協力,小區才干凈整潔,”老朱說,“小黃狗”激勵居民主動投遞可回收垃圾,改變了過去垃圾混合、氣味大的情況,使小區環境衛生狀況更上一層樓。

研發單位為垃圾分類注入科技力量

除了企業外,湖南大學的師生團隊也正積極參與到利用互聯網技術,將可回收垃圾智能分類處理的研發行列中。

“互聯網+”智能塑料包裝瓶回收機項目帶頭人、湖南大學機械與運載工程學院老師陳敬煒給記者展示了團隊的科研成果:一個塑料瓶投入回收機中,通過包裝瓶識別裝置中的光電傳感、圖形識別、重量傳感等重重“考驗”后,塑料瓶被壓縮破碎處理,同時瓶子“主人”也可以在手機終端設備上得到相應的現金或積分返還。

“團隊基于條碼、稱重、圖形和材質識別技術的集成,不僅做到了識別精準快速,還可以從源頭上杜絕少數用戶為獲得返現出現的‘詐騙行為’。”陳敬煒說,項目的研發部分已經全部完成,項目還獲得了4項被授權的國家專利,現在正計劃推動產業化發展。

他介紹說,目前在中國塑料包裝瓶市場,各種飲料的總產量已突破6000萬噸,每年至少需要PET樹脂塑料瓶500億個,其中長沙地區每年的塑料瓶消費量至少2.5億個。“我國正處于回收機市場的初步投入階段,全國的飲料瓶回收機市場份額較大。”

“基于互聯網的商業運作空間更大,機器的功能拓展也更容易,產品推廣方面大眾的接受度也更高。”陳敬煒說。

據悉,在2018年,長沙市岳麓區已基本完成29個社區(村)82個小區垃圾分類試點工作,全區全年生活垃圾總量控制在40.12萬噸,比2017年同期減量27%。

智能垃圾分類前景可期

雖然垃圾分類已在部分地區普及,但記者在調研中發現,目前垃圾分類意識不夠深入人心,企業創新力度不夠,宣傳垃圾分類力量也相對薄弱,還需居民、生產者和政府相關部門投入心血,為智能垃圾分類創造積極條件,保護我們賴以生存的生態環境。

首先,居民的垃圾分類意識仍需提高。記者在調研中發現,在有智能垃圾分類回收設備投放的小區中,仍有部分人員缺乏垃圾分類意識,將干濕垃圾混合丟入小區垃圾站,導致臟水橫流、臭氣熏天。更有甚者,將磚頭、石塊等建筑材料,“蒙混過關”投進智能垃圾分類回收設備,“騙取”環保金。“小黃狗”公司負責人表示,惡意投遞行為出現后,公司會通過后臺找到投遞的注冊手機號,予以短信提醒或封鎖賬號,但讓居民意識到垃圾不分類對環境帶來的危害才是目的。

其次,企業需注入新鮮血液,增強創新意識。陳敬煒及其研發團隊發現,目前垃圾智能回收行業創新程度還遠遠不夠。“舉例來說,目前我們接觸到的企業有愿望去做,但研發力量不足,投入也不夠,而且他們普遍以商業驅動模式為主,如果單純照搬照抄別人的東西的話,很難獲得可持續性的發展。”他說,對比企業,專業院校具備相關研發能力,但缺乏市場開發能力和充足資金,兩者可以互補。他建議學校應提供相關平臺,供企業和學校交換信息、促成合作。

另外,還應加大力度宣傳垃圾分類。陳敬煒等專家表示,由于傳統的垃圾分類模式有相對堅固且封閉的群體,他們不愿意接受新鮮血液,久而久之,導致垃圾分類推廣不到位。“垃圾分類主要依靠老百姓形成自覺行為和習慣。”專家建議,可以從具有高附加值的垃圾回收做起,廣泛布置智能垃圾回收機器,利用互聯網的手段,讓大家自覺使用的同時也獲得返利,相當于一邊做垃圾分類一邊收獲樂趣。此后,可以把高附加值的垃圾回收向普通垃圾回收拓展,長此以往,老百姓就會形成垃圾分類的意識和習慣。

熱門標簽
無極榮耀官網代理商招募公告
微信掃一掃
關注無極4官微
吉林十一选五奖号